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 | 联系我们

新闻资讯

当前位置:澳利国际 > 澳利动态 >

澳利国际图文:高中生用相机拍英文动画电影

  澳利国际一部数码相机、一箱橡皮泥、1500元投资,武汉枫叶国际学校9名高中生拍出一部片长一小时的英文动画电影。在校内小规模试映后,收获票房4400元。这部影片的制作人、19岁的高三学生王诗博如今一边忙着考托福,一边建立电影专题网站。“希望这部反映90后生活的电影受到社会关注,这是我的梦想。”他说。

  这部动画电影名叫《oh!reno》(《哦!雷诺》),于2009年9月制作完成。王诗博集导演、编剧、摄影于—身。故事讲述—名叫雷诺的孩子,小时候父母离异,生性调皮的他在老师、妈妈和长辈的帮助下慢慢长大。

  王诗博说,他写好剧本,说服好朋友参与,制作团队共有9人。拍摄这部电影用的是一部便宜的数码相机,其他队员分别担任道具、美工、声效、配音等工作。

  “这是一部标准的低成本‘大片’。”王诗博介绍,整个影片花费仅1500元,都是大家凑起来的,其中用100元到汉正街批回—箱橡皮泥,2/3的制作成本用于买盒饭。电影里的人物是队员们用橡皮泥捏的,背景和道具是用捡来的废纸箱做的。音效制作更简单,队员对着麦克风敲桌子、演口技。

  王诗博说,动画电影比一般电影制作起来有难度,需要先用橡皮泥捏出各种造型,用相机拍成照片,再用动画软件等让这些照片动起来。据了解,整部影片共拍了14800余张照片。制作影片的两个月里,王诗博每天修改照片到凌晨。

  影片制作完成后,他在网上查了一下,发现高中生拍短片的不少,但真正意义上的电影,尤其是动画电影还未出现。“我们的是首部内地高中生创作的动画电影。”他不无骄傲地说。

  在这部电影中,除了 5秒钟的中文外,全片都是英文配音,配音演员就是王诗博和他的伙伴们。

  有趣的是,这部动画电影中居然也有广告植入。王诗博称,为了感谢某饮料品牌在汶川地震时对灾区的无私帮助,自己在片中制作了一辆印有该品牌的面包车,算是免费为该企业宣传了一把。

  谈到这部电影的创作动机,王诗博表示“很偶然”。他平时爱好摄影,高二时学校要求学生进行社会实践,他灵机一动:何不拍一部电影!于是广发“英雄帖”,寻求“有志之士”参与,得到另外8名高中生的支持。

  团队成立了,拍摄题材成了大家最苦恼的问题。本想在学校图书馆里随便找一本英文小说改编成剧本,但考虑到版权问题,王诗博决心原创,但一直一筹莫展。直到有一天,团队成员钟沙舟提醒他:“你经历了那么多,不如将你的经历作为故事主线吧!”这句话让王诗博豁然开朗。

  王诗博成长在昆明一个单亲家庭,从小随妈妈一起生活。初三那年,因为受不了中考压力,他打着“学校阻碍我成长”的旗号休了学。逃离学校的半年里,王诗博去了一家广告公司打工,可是没干满三个月就辞了职,“休学带来的痛苦比学习压力更大。”他说。

  王诗博到了另一所学校复读初三,并参加了中考。那年暑假,王诗博在一家国际旅馆做了一段时间“店小二”。开学前,在他的强烈要求下,家人送其来到武汉枫叶国际学校上高中。《哦!雷诺》描述了主人公Reno从出生到中考结束的经历,大部分源于王诗博自己的生活,片中一些人物也是真实存在的,还渗入了一些高中生对家庭教育﹑教育体制﹑伦理道德和人生哲理的理解和诠释。

  为何要拍成英文电影?王诗博说,在枫叶国际学校里,英语是创作伙伴们的强项,可以保证配音原汁原味;另一个原因就是“拍外语电影比中文电影更有成就感!”

  9人的团队中,没有一个人懂电影。回忆4个月的拍摄过程,王诗博感叹,大伙都是摸着石头过河,在拍摄的过程中学习怎样拍电影,“我们几乎是一路跌跌撞撞走过来的,总是在碰壁时才发现问题”。

  人员安排也是一个令人头疼的事情。严格来说,他们的制作团队从来没有九个人同时在一起工作过,毕竟暑假那么长,大部分成员要么上课,要么在外地旅游。很多时候,队员之间的交流只能靠QQ。王诗博说,团队伙伴有武汉的,也有长沙、太原等外地的,有段时间工作只能今天我来一下,明天他来一下,一定程度上影响了拍摄进度。为解决这个问题,王诗博只能自己全程参加制作。那个暑假,王诗博几乎每天都忙碌到凌晨两点才上床休息。

  拍摄过程虽然辛苦,但也有一些有趣的小花絮。王诗博被队员们称作“老板”。主角雷诺的配音者、高二学生钟沙舟代表其他队员“数落老板”:“他许诺给我们发工资,到现在一分钱都没有见到。”

  唯一的女队员陈舒文经常晚上12时接到“老板”电话,被要求重新录一段配音。她一边抱怨“不给发工资还要求那么多”,一边爬起床重新录音。

  王诗博希望《哦!雷诺》能正式公映。此前,这部电影只在学校放映过。影片放映到尾声,偷偷在角落观察观众反映的王诗博终于听到了期许已久的掌声。

  但校内放映不是王诗博和伙伴们的终极目的,他的梦想是能够公映。为此,他不断联系动漫公司、电影制作公司等机构。观看了影片后,这些机构一致予以好评。但由于是全英文影片,电影审查机构希望他们制作一个中文版本,再进入下一个审批环节。“拍电影和卖电影完全是两码事。”这名略带稚气的高中生有些感慨。王诗博对这部电影寄予了很大希望,他期望通过这部电影让自己获得“独立”,并挣来以后留学的学费。但电影推广了一年,效果不如预期。

  王诗博和伙伴们现在正为这部电影建立一个专题网站,通过其他方式推广,网站预计半个月后正式运行。如今,升入高三的他非常忙碌,一边准备托福考试、申请国外大学,一边想方设法把电影卖出去。在王诗博看来,这部电影实际上是中国六十年来青少年教育成果的缩影,让世人看一看在新中国成立 60年后的今天,中国高中生到底是什么样的。

相关新闻: